特朗普不為人知的5個小故事

ccn6800023     2016-11-10     385     檢舉

美國戴頓大學工商管理學院信息系統、運作和決策科學系助理教授陳力簡,在特朗普競選總統期間,在部落格發文,表示傳統的美國政客就像沙僧,沒本事而且必須避免炫富,如果曾經離婚,那就更要小心了。

而特朗普就是孫悟空,桀驁不馴而又有本事。前後有3段婚姻,也曾經出軌過,可是選民們就從來沒有把他當做政客看待。

陳力簡更列出5個特朗普不為人知的故事,讓讀者進一步瞭解這位走上美國總統寶座的億萬富翁。

★一位大俠

1986年2月4日,一個三代居住在喬治亞州東部波克(Burke)縣的農民希爾(Lenard Hill),在買了一份保額可觀的生命保險以後,在自己的臥室中用一支0.22英吋口徑的步槍結束了自己的生命。

原因很簡單,因為長期的農業欠收,希爾家面臨銀行大約30萬美元(127萬令吉)的債務。如果不能按期清償,他將會失去祖輩經營3代的農場,而且對於世代經營農場的農民來說,失去土地是恥辱的。

為了能讓家庭能繼續生活在這片土地上,他選擇自殺。但生命保險條款中,自殺是不能獲得賠償,希爾明顯沒搞清條款。他的遺孀安娜貝爾(Annabel Hill)是一名66歲的中學教師,在保險公司拒絕賠償,丈夫喪命,銀行上門要賬的壓力下幾乎崩潰,這樣悲慘的經歷,被當地電視台和記者報道後立刻成為全國性的新聞。

在億萬唏噓不已的觀眾中,就包括當時已聲名鵲起的特朗普,當時他40歲。

特朗普經過當地媒體主動找到希爾太太,在電話中直接問她能為孤兒寡母們做些什麼。安娜貝爾說,「現在銀行要殺了我們,我們就要失去祖輩經營3代的農場,我不知道怎樣做。」

特朗普放下電話立刻打給銀行。接電話的銀行工作人員根本不知道電話另一端是誰。

當特朗普談到希爾的農場,並且要替安娜貝爾償還貸款的時候,銀行職員不耐煩地說,「希爾先生欠賬,我們收錢,天經地義,你管不著,沒你的事兒」。

這樣的話把特朗普徹底激怒,他說:「小子你給我聽著,如果你繼續騷擾希爾先生的家庭,我就讓我的律師團起訴你們銀行謀殺希爾,讓你們賠天文數字!」銀行職員立刻如夢方醒,提出絕對不再騷擾安娜貝爾和孩子,還錢好說,只要別鬧這樣大的動靜,這點錢真的不算什麼。

這些內容都是在特朗普那本叫《談判的藝術》書中的介紹。看到這裡,可以想像銀行職員當時被特朗普弄的狼狽相。

30年後,當特朗普在南卡羅來納州拉票的時候,下面走來一個50歲左右的女士,雙眼滿含熱淚,手拿著當時特朗普和她已故母親的照片,說:「特朗普先生,我就是你拯救的希爾夫婦的孩子,我們在南卡羅來納州可為你做任何的事情,因為你對美國人民的承諾,在30年以前就兌現給我們的家庭。你拯救了我們」。

當時的會場出現短暫的安靜,很多人都熱淚盈眶。在下面一星期後舉行的共和黨總統初選中,特朗普領先第二名20%,贏得南卡羅來納的全部50張選舉人票,這是一個極度保守的福音派選民佔絕大多數的南方農業州。

★為了女人罵女人

另一則故事是關於女人的故事。

在2015年8月6日舉行的總統辯論中,福克斯新聞網金牌女主播梅根單刀直入問特朗普一個尖銳的問題。」特朗普先生,你曾罵女人是胖豬,噁心的動物等詞彙,您能否解釋一下對女性的立場?」

這個問題可謂是充滿惡意,讓不明原委的聽眾尤其是女性選民立刻對特朗普產生負面印象。事情要從特朗普主持的美國小姐選美開始說起。

2006年,來自肯塔基州的美國小姐候選人康納(Tara Conner)技壓群芳,成功獲得2006年美國小姐頭銜。這個事情本來就可以這樣結束,康納很可能成為一個職業模特甚至世界小姐冠軍。

但在賽後,康納卻開始失去自我約束,居然在酒吧喝酒的時候要和一個小鮮肉舌吻並且上床,更有人爆料,這個美國小姐居然曾經吸食毒品,而且最近開始吸食冰毒。

後來康納的血液化驗證明她吸食冰毒。這個事情非同小可,立刻關於康納的新聞就到處傳播。

作為美國小姐選美主席的特朗普自然承受很大壓力。很多人要求剝奪康納的美國小姐桂冠。特朗普在深思熟慮以後,決定保留康納的冠軍頭銜,作為交換條件是,康納必須進戒毒所去掉毒癮。

在特朗普的官方聲明上說,這樣困難的決定是因為每個人都要對自己的行為負責,同時每個人都應該有改過自新的機會。康納對特朗普的決定感激涕零並且立即進入戒毒所開始戒毒。

本來這個事情到這裡就沒事了,但一個美國廣播公司的女新聞評論員歐當奈爾(Rosie O』Donnell)卻情緒不穩定。她在節目上開始大罵特朗普的決定,不僅大罵特朗普這個關於康納改過自新的決定,是對美國小姐選美的玷污,還對特朗普曾離婚大做文章,說什麼貪色,不自律,道德水平低下的特朗普才會同情這種癮君子等等。

特朗普哪裡能受這種氣,立刻反唇相譏,你看你長得像個胖豬,完全的失敗者,你還好意思罵我?兩人的罵戰斷斷續續一直持續到2014年,隨著歐當奈爾從美國廣播公司第二次辭職才結束。

特朗普罵女人的口碑就是這樣留下的。

事實證明特朗普的決定徹底改變康納的人生軌跡,她在成功戒毒以後,受僱於一個宣傳遠離毒品的非營利組織,現在奔走在美國全國大街小巷和很多癮君子交流自己的經歷,呼籲大家遠離毒品,從那以後,這位美國小姐從來也沒有碰過毒品。瞭解到這一事實的女性選民,很多都成了特朗普的死忠粉。

★救命的私人飛機

1988年,哈羅德特恩(Harold Ten)和妻子朱迪在絕望中撥通特朗普公司電話並提出一個要求,就是要特朗普用他的私人專機把他們3歲的兒子從洛杉磯接到紐約去看病。陳力簡指出,現今中國擁有私人飛機的富豪們,還沒有接到過類似的請求。

在一秒鐘以內,特朗普爽快地答應這對絕望中的夫婦,立刻安排飛機和醫院。由於特朗普的善舉,這個3歲孩子的生命得到保全。

難道不能乘坐商業航班嗎?不能!最起碼所有的航空公司都和這對夫婦這樣說。因為他們的兒子患有一種離奇的呼吸障礙,必須依靠巨大的氧氣罐才能維持生命。在美國只有紐約地區才能醫治這種頑症。

但由於洛杉磯距離紐約有3000多英里,必須乘坐飛機才能及時到達紐約。而所有的航空公司都拒絕為這個剛剛3歲的孩子提供服務。

在近乎絕望的時候,他們聽說特朗普挽救喬治亞農民的事跡,於是抱著試試看的心理打通特朗普的電話。果然打通了。事後記者採訪特朗普的時候,他輕鬆地說,他只想做正確的事情。拯救三歲的孩子是正確的,於是就做了。

★3個月搞定中央公園滑冰場

看過《小鬼當家》的讀者都知道美國紐約有一個中央公園。中央公園有一個公共滑冰場。

從1980年開始,紐約市政府為了維修冰場,歷時6年半,花費1300萬美元,把一個原本可使用的冰場變成一個混凝土池子,完全沒有製冷效果。

這個市政工程已成為當時紐約市的恥辱。特朗普的大廈就在不遠,每次都能看到無數的工人坐在冰場上聊天,就是不知道如何完成這個任務。

在等待5年以後,特朗普主動找到項目負責人和當時的紐約市長科赫詢問項目的進展。市長很悲觀,說面臨的困難很大,工人們根本不知道如何施工。

問題有兩個,第一是製冷劑洩露問題。第二是製冷管道被盜問題。事情是這樣,一家位於佛羅里達州邁阿密市的工程咨詢公司,承包紐約中央公園冰場製冷項目,使用昂貴的銅管和氟利昂進行製冷。

問題是氟利昂是氣體,而冰場需要總長6英里(10公里)長的管道。只要管道出現一點點的洩露,工程都會失敗。而且,由於銅管可在黑市賣到很好的價格,工程承包方被迫僱傭大量的警察和保安來保證銅管不被盜。

他跟市政府保證,如果他承擔項目,會完成這個項目,給紐約市政府洗刷恥辱。市政府正好放下這個滾燙的山芋,於是把工程轉包給特朗普的公司。

特朗普拿到合同後的第一件事就是給加拿大蒙特婁冰球隊的熟人打電話。僱傭一個冰球隊冰場維護的工程人員來紐約指導工作。這個技術人員到現場以後立即提出銅管和氟利昂是錯誤的,應該使用廉價的橡膠管道和鹽水。

令人驚奇的是,這樣一來,材料成本猛降,本來天價的銅管和僱傭警察維護治安的成本幾乎下降到零,因為竊賊對橡膠管和鹽水根本沒有興趣。

在特朗普接手並更換施工方案以後3個月,一個全功能的媲美職業冰球隊主場的冰場就對公眾開放了。更重要的是,特朗普僅僅花費了250萬美元,遠遠低於預算的500萬美元。

工期更是僅僅只有3個月,其中第一個月是拆除以前建設的混凝土基座。這個公共項目為特朗普贏得公眾廣泛的讚譽,從那時開始,就有人推動他去競選總統。

★買酒莊的訣竅

特朗普做地產生意可謂風生水起。其中一個重要的原因是,他真的會耍流氓。舉個小例子,就說說特朗普旗下位於弗吉尼亞州的1300英畝的特朗普葡萄酒莊園吧。

收購這個莊園可以說是特朗普狡猾商業行為的寫照。事情是這樣的,這個美麗的葡萄酒莊原本屬於一個弗吉尼亞的女富豪克魯格(Kluge)。

這座莊園在1990年至2000年時期中曾經花費多達2億美元的裝修改建,內部陳設金碧輝煌。但由於克魯格生意開始走下坡,被銀行債務壓得喘不過氣。終於銀行做出強行沒收酒莊建築的決定。

銀行沒收的僅僅是酒莊建築,而不包括酒莊周圍的大概兩百英畝的土地。銀行標價酒莊1600萬美元掛牌出售。

特朗普敏銳的商業嗅覺立刻就開始行動。第一步,勸說克魯格家族把酒莊周圍的200英畝土地以50萬美元的價格賣給特朗普。買下土地之後,特朗普在土地上樹立非常醒目的標牌「私人財產,禁止穿越」。

這樣就把葡萄酒莊用土地給包起來,想要進入酒莊,必須要從一條狹長的小路開車很久。路邊就都是特朗普的「禁止穿越」標牌。而且特朗普禁止對土地進行維護,結果雜草叢生。

很多買家看到這樣的景象都望而卻步,銀行被整的焦頭爛額。

當銀行已被折騰得幾乎要崩潰的時候,被迫和特朗普坐下來談價格,最後原來標價1600萬的酒莊被以極低的360萬美元買走。

現在這座酒莊已轉手,給了特朗普的兒子艾瑞克生產專供特朗普集團的高檔葡萄酒。特朗普對這個生意自然是津津樂道,每次競選造勢大會都要或多或少提到這些。

陳力簡說,本來很忌諱炫富的美國政客們指望選民因此不喜歡特朗普。可是,在美國製造業轉移,產業空心化的現實條件下,特朗普狡猾的商業技能卻在廣泛的低收入藍領,憤怒的選民中產生強烈共鳴。在競選中也就出現一個奇特的現象,特朗普越是炫富,選民就越喜歡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