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了请share!【独家】陆兆福:为政局带来新动力 马哈迪能撼巫统的根

Alan     2016-12-17     415     检举

【独家】陆兆福:为政局带来新动力 马哈迪能撼巫统的根

看了请share!【独家】陆兆福:为政局带来新动力 马哈迪能撼巫统的根

民主行动党组织秘书陆兆福指出,希盟三党与前首相敦马哈迪医生领导的土团党合作,会为反对阵线及政局带来 新动力,而要撼倒纳吉政权及巫统,须需借助这股力量,因为马哈迪能撼动巫统的根。

他说,安华1988搅动起一股对抗巫统的力量,这十年来巫统也整合了起来,因此,要对巫统构成冲击,还要靠马哈迪。 巫伊结盟国阵很快倒台 他也预言,假如伊斯兰党与巫统结盟,将粉碎国阵的模式,人民很快就看到国阵倒台。

“届时,其他国阵成员党假如不弃国阵而去,将会沦为无关痛痒的政党;马华不退出国阵,最后甚至会连“7-11”都不是。

“砂拉越与沙巴的情形也一样,很多当地本省政党从来都不是坚贞支持巫统的,他们一定会选择在大选后离开国阵,支持及加入 新的执政阵线。”

也是行动党森州主席的陆兆福今日接受《南洋商报》的专访时这么说。

陆兆福:目前关系暧昧 巫伊大选不会结盟 民主行动党组织秘书陆兆福认为,巫伊不会结盟,目前两党只是保持暧昧关系。

也是行动党森州主席的陆兆福今日接受《南洋商报》的专访时,对“巫伊两党的合作或结盟,对我国政局会有什么样的影 响?”

发表谈话;其他议题的访谈问答录如下。

问:行动党如何备战下届大选?

答:备战大选分两部分:“政治策略”及“硬件准备”;竞选策略,是要说服选民“改朝换代”仍有望;竞选硬件,就是明年初 开始策划订制宣传品及印刷品。

2016年,是重新分划政治版图的一年,民联的瓦解对两线制是一项打击,反对党一盘散沙;巫统也有分裂,马哈迪和慕尤丁与反 对党的合作就重构一个新的政治局面。

看了请share!【独家】陆兆福:为政局带来新动力 马哈迪能撼巫统的根

陆兆福:马哈迪能撼动巫统的根,反对阵线要对巫统构成 冲击,还要靠马哈迪。

寻求新政治整合 大家都在寻求新的政治整合,大家都各有顾虑;我承认对于与前首相敦马哈迪医生的合作,党内有人仍存有戒心,也感到担忧。

我们耗费大半年时间去解释,去评估合作的需要,年杪希盟与土团党的合作渐趋明朗化,马哈迪还出席行动党大会,土团党也与 希盟签合作协议,也出现一个新政治模式。未来我们的工作策略,就是要确保能创造一个新的政治情境。

土团党加盟带来新动力

问:马哈迪领导的土团党与希盟合作,会给国阵带来哪一些冲击?

答:会有怎样的冲击?我无法预测,只有在大选时才能知道它的政治效应。

我可以肯定的是,此政治合作会给我们的政局带来新 动力,因为你不可能否定马哈迪的影响力,最近整个巫统大会就将马哈迪视为镖靶,对他大肆鞭挞。

要撼倒首相拿督斯里纳吉领导的政府和巫统,还须借助这股力量,因为马哈迪能撼动巫统的根。

有人对希盟与马哈迪的合作感到怀疑,及存有异议,这是党内的一小撮人。其实,民主的政党会有异议,也不能阻止。

我的看法 是,合作是需要的,要打破巫统的政权垄断,要突破政治困局,就必须要以特别的方法和策略。

以前马哈迪当权,能破坏,现在他退休了,不当权;他犯过错,还须承担历史责任,但,现在要看谁当权,还有一个马来西亚发 展有限公司(1MDB)弊案,谁的破坏性更大?

假如希盟能实现改朝换代,不是马哈迪领导马来西亚,他能扮演的角色就是帮助反对党执政。

马哈迪的功过历史自会有记载,有人会纪念他,也有人会批判他,历史会给他评断。 要执政须获各族支持 问:最近有没有民粹主义(种族主义,保守主义)抬头的趋势? 答:这是一项国际趋势,但在马来西亚,我们都必须接受一个事实,要执政,必须获得各族的支持。

希盟希望能打破狭隘的种族主义,挫败巫统;反对阵营里的土团党也认同,要与非马来人合作及得到各族的支持,才能实现及完 成改朝换代的目标与使命。 我们希望能有超越宗教及种族的力量,去制衡巫统与国阵。

问: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及欧盟多国执政党的右倾转变,会否对我国的未来选情带来影响?民粹主义乘虚而入?也就是说,不需 要实际的政策,只需口不择言煽动群众仇恨情绪就行?

答:美国与欧洲一直都是左倾或右倾政党的轮替执政,这是西方民主政治制衡的惯例,不能说现在有更多右派掌权的政府,其 实,这是西方的民主模式,选民知道如何制衡、像美国的民主党,执政两届过后,就会由共和党轮替执政,选民要实现制衡,不 给一党独大,因此,不必对政治意识左摆或右摆过于焦虑。

巫统操弄私人法案

问:对伊斯兰党在国会寻求通过回教法庭(刑事权限)私人法案,你认为政党及民间团体应怎样做,才能遏止此法案被通过?

答:这是巫统的政治游戏,是要诱使伊党与巫统合作,但,我们却要看清形势,那是巫统将伊党伪装为宗教合理化政治的棋子。 民

间团体通过联署,只是表达华裔的意见,也只有一小部分马来人表示反对,因此联署运动会造成种族的对立。

此私人法案假如能被“拖”住,就不被允许讨论;当然,也可以变成政府法案,但却不会提呈国会二读通过,这一切都是巫统操 弄的伎俩。

对于政府法案的提呈,马华要反对就必须辞官或退出国阵,要敢于面对后果,不要像玻璃市马华知知丁宜州议员许福光那样弃 权,或自言其说的“离席抗议”。

巫统赢90席论太乐观

问:你认为马华与民政党还有继续生存的政治空间吗?

答:我不想做任何的揣测。将来那些政党会否灰飞烟灭,一切都由选民去决定。

问:民政党主席拿督斯里马袖强说,“假如现在大选,巫统将赢得90席,行动党赢得40席,巫统与行动党都是大赢家”,你有何 看法?

答:那是马袖强的看法,我并不很赞同,我不认为巫统能赢得90席,他太乐观了,也低估马来选民的智慧,轻视马哈迪的影响 力;的确,我是很希望行动党能突破40个国会议席。

马华自我矮化

问:马华领袖告诫华裔说,“在朝力量失去后,就难再失而复得。”及应该避免“马来人在朝,华人在野?”的种族极化现象, 你又怎看?

答:这是马华自我矮化,他们往往有一种心态,认为只有巫统才能执政,因此,他们永远是巫统的附庸,就算有多少问题,他们 都不想改变,他们总是认命,也没法说服华人给他们支持。

马华的这种想法消极和落伍。假如反对党执政中央,就有新的政情,是个多元种族融合的政府。

3·08及5·05大选,槟城就由华人首席部长掌权,在施政上对华校独中比其他州更好;民联执政的雪兰莪也有很多华裔议员。

马华一直都未能跟上时代变化的步伐,你要说服华裔,就要告诉民众,国阵的政策如何更能惠及民众。

对抗巫统非反马来人

问:你是否认为以协商代替对抗,以柔性策略的协商诉求方式,更能缓和种族紧张关系?

答:政治就是对抗,假如要协商,不对抗,你就要加入国阵。 其实,我们不搞种族对抗,我们对抗的是巫统,却不是反马来人。

行动党不会加入国阵

问:马华领袖拿督斯里魏家祥预言,行动党与巫统在未来会为生存的利益而合作,请问,行动党与巫统有合作的可能吗?

答:那是魏家祥自己的想像,行动党从来就没有此想法,行动党一心一意就是要与其他政党合作,打败巫统和国阵,我们不会加 入国阵,而是要取代巫统执政。

问:巫统的执政是否无懈可击?

答:100年来,从未有永远执政的政党。除了共产党以外,在任何民主社会里,政党轮替是必然的。 目前的巫统跟台湾国民党有相似的特点,因为贪渎腐败、黑金政治,司法争议,民生艰困,党内的逆反势力,以及台湾民主意识 的高涨,使到国民党于2000年的台湾总统选举中垮台。

今天,掌控政治资源的巫统情势也一样,巫统的好些前领袖也来反对,都要扳倒巫统的政权,有前首相马哈迪,两个前副首相安 华与慕尤丁,还有好几位前部长,他们了解巫统的体制、政治文化和心态,但他们都起来反巫统。

多人申领援金非好事

问:你认为当前国家局势,比以前更好或更坏?

答:目前的经济很糟糕,虽然政府宣布很多大型计划,例如东海岸铁路计划、隆新高铁、大马城,但是,普罗大众并未感觉到有 经济增长,没有实际改善到民众的生活。 愈多的人排队申领一马援助金,这对国家来说,反映国家经济情况愈来愈坏,并不是好事。

盼凭简单多数议席执政

问:3·08大选与5·05大选,反对阵线成功打破国阵在国会的三分二多数议席优势,及初步实现两线制的雏形,请问,来届大 选,希望有怎样的成绩? 答:我们希望能以简单多数议席赢得执政权,只要能赢得超过112议席,再加上砂、沙的一些小党,就能组成稳定的政府。

根据一般民主现况,执政的多数议席优势大概在55对45,很少能以超过三分二的多数议席优势执政。

司法要更透明化

问:你希望马来西亚会有怎样的改变?若希盟执政有能力改变吗?

答:有能力改变。会有很多改革议程,包括体制的改革,在新的政府内阁里,首相与财政要分开,首相不能兼任财政部长,不能 独揽过多的权力。

司法要更透明化,要能体现实体正义;发展计划要公开招标,从而减少资源的浪费,目前,在槟城与雪兰莪就落实此程序正义, 因此能将资源重新分配给民众,有更多资源用来推行惠民的福利政策,减少民众负担,改善民生,带动经济,带来良好的经济循 环。

原文:http://www.enanyang.my/news/20161215/%E3%80%90%E7%8B%AC%E5%AE%B6%E3%80%91%E9%99%86%E5%85%86%E7%A6%8F%E4%B8%BA%E6%94%BF%E5%B1%80%E5%B8%A6%E6%9D%A5%E6%96%B0%E5%8A%A8%E5%8A%9Bbr-%E9%A9%AC%E5%93%88%E8%BF%AA%E8%83%BD%E6%92%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