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看!劲爆!【离席抗议风波】剑指马华是逃兵!林冠英促廖中莱辞职谢罪 !请分享出去让更多人知道!

Alan     2016-12-15     182     检举

快看!劲爆!【离席抗议风波】剑指马华是逃兵!林冠英促廖中莱辞职谢罪 !请分享出去让更多人知道!

以玻法案剑指马华是逃兵 林冠英促廖中莱辞职谢罪

快看!劲爆!【离席抗议风波】剑指马华是逃兵!林冠英促廖中莱辞职谢罪 !请分享出去让更多人知道!

尽管马华中委会严厉警告【离席抗议】《2016年玻璃市伊斯兰行政法令》修正案的知知丁宜州议员许福光,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表示,这起事件再次印证,向来强调捍卫非穆斯林权益的马华,常常在关键时刻当逃兵。

可见他们一直在误导选民,如今人民可以看清马华的真面目。

因此,他促请,马华总会长廖中莱为此辞职谢罪。 通过断肢法也只被警告?

林冠英今天发文告表示,许福光在玻璃市州立法议会通过《2016年玻璃市伊斯兰行政法令》修正案时,选择放弃投票权利后辩称是【离席抗议】,还向媒体亲口证实,离席抗议获得中央允许。

快看!劲爆!【离席抗议风波】剑指马华是逃兵!林冠英促廖中莱辞职谢罪 !请分享出去让更多人知道!

作为马华(中央之首)的廖中莱(见图)曾言之凿凿强调,身为马华总会长,他将不惜一切保护大马的中庸治国理念及多元体系。

他说,这是其责任,官职并不重要,重要的是维护宪法的根基。

现在,许福光没有尽全力捍卫马华的价值,而就这起事件上,马华也只是警告而已。

我们要问的是,那下次在国会通过断肢法时,廖中莱是否也将仅仅被警告而已?

廖中莱显然没有兑现自己的承诺,无法捍卫世俗体制。若廖总会长有原则,应该辞职谢罪。

快看!劲爆!【离席抗议风波】剑指马华是逃兵!林冠英促廖中莱辞职谢罪 !请分享出去让更多人知道!

离席抗议实为弃权表态 林冠英也是峇眼国会议员。

他反驳,许福光指自己是【离席抗议】的说法,因为州议会记录已清清楚楚写明许福光是弃权表态。

玻璃市州议会只有两名非穆斯林州议员,即许福光和公正党英特拉稼秧岸州议员曾敏凯,最终却只有曾敏凯投反对票。

马华作为玻璃市执政团队的一分子,在面对影响非穆斯林权益的法案面前,不仅没有在体制内发挥作用,甚至没有在议会内反抗到底。

但更重要的是,在联邦政府层级也是一样,马华一向以来逃避公开讨论巫统的伊斯兰化政策,或采取不介入的态度。

马华只会转移视线,以(促成伊斯兰党壮大)为由来攻击民主行动党,却不见得用同样态度批评巫统的伊斯兰化政策。明显的,马华虽在政府内,但已不在政治内、也不在政策内。

马华【严厉警告】许福光 上周四,玻州议会在一票弃权,一票反对下,通过2006年玻璃市伊斯兰行政法令修正案,包括修正第117(b)条文马来文版本,即把【父亲和母亲(Ibu dan Bapa)】字眼改为【父亲或母亲(Ibu atau Bapa)】。

这意味着,父亲或母亲可以不必得到另一半的同意,即可单方面替未满18岁的孩子改教。

许福光当时放弃投票,但他之后接受媒体访问时解释,他是在咨询中央领袖的意见后【离席抗议】,而非【弃权投票】。

马华中委会日前接受许福光【离席抗议】的解释,但基于许福光没有在议会内外清楚表达党的立场,马华严厉警告许福光。

许福光有无出席玻议会前会?

议员观点

马华玻璃市州知知丁宜州议员许福光因被指在玻璃市通过2016年(修正)伊斯兰行政法案时以【离席抗议】的方式弃权投票,招惹风波;坊间议论纷飞,一般指责许福光应该在议会参与辩论以及投下反对票,以表达马华在这课题的立场。

另外首相署部长阿莎丽娜表示,玻璃市州政府的修正法案有违联邦政府的立场,该修正案条文也和即将修改的联邦法律互相抵触。

由于马来西亚联邦宪法规定联邦个州州属的法律不能和联邦法律相抵触,如果出现这样的情况,则该州的法律将作废。

许福光有无参与辩论?他最后是否将投下反对票?他离席抗议投弃权票是否已经足够?

这些都是大家的问题,也是许多人指责许福光的疑问。

但是我要提出的问题是,这些问题是不是关键的问题?

熟悉政府运作的认识和媒体应该会知道,每一次州议会召开之前,州政府必定召集所有的后座议员、行政议员以及州务大臣开会讨论是次州议会州政府要进行的事务(government’s business或urusan kerajaan)。

这些事务包括:

一、州政府是否提呈任何新的法案;

二、州政府是否提出修改现有法律的法案;

三、州政府是否提出任何其他动议;

四、后座议员是否有其它事项或动议;

五、后座议员将如何回应在野党议员的攻势等等。

许福光有无出席会前会?

有鉴于此,倘若玻璃市州政府要修改该州的伊斯兰宗教管理法令,那么有关修正案的草案应该会在这次州议会的会前会向所有后座议员禀报相关草案的内容。

州政府鲜少会在不通知后座议员的情况下,突然在州议会提成草案,然后要求议员通过。

这样的做法明显过于橡皮胶。

我要提出的疑问是:

一、到底州政府有无召开类似的会前会?

二、如有,州政府有无在会前会向所有后座议员禀报修正案的内容?

三、如有,马华州议员许福光有无出席是次的会前会?

四、如有,他有无在会上立即提出马华的反对立场?

五、如有,他有无要求州政府收回有关修正案,或者是修改相关的修正案?

六、如有,他有无立即向马华玻璃市州联委会和中央报告此事,以求马华中央领袖通过国阵机制解决这个问题?(需留意,会前会所讨论的事项在州议会正式召开之前是不能公布)

国阵的机制是非常简单,即倘若有任何动议或草案不获得所有成员党通过,政府是不会提呈该法案?

如果马华和许福光已经按照上面全都办了,为何玻璃市州巫统还是一意孤行?

这是不是证明马华在国阵的地位是可有可无?

这是否证明所谓的国阵机制已经荡然无存?

我觉得这些才是媒体和公众必须提出的问题。

迄今马华和许福光没有就会前会发生的事情向媒体和公众交代,毕竟在州议会进行期间所发生的事情已经是会前会之后的事。

会前会到底发生什么事,请马华立即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