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国百姓是政府的提款机

PohLeeLim     2016-12-13     211     检举

马国百姓是政府的提款机

马来西亚人对大道公司及其收费站破口大骂,纵然骂到狗血淋头,体无完肤又怎么样;到头来,还是必需给过路费。

这是过路费的文化和道理。

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也没有白走的道路。一马公民要有一条路走,就得给路费,这是古代山贼强盗们早就“洞悉先机”之理。

朝廷政府不是山贼,大道公司也不是强盗,但是,人民始终还是路民,必需留下买路钱。

过路费,买路钱,从古到今世代相传。凡我世人,岂能“违背祖训”一举作废,从今以后,不再给一毫一仙的过路费?

你想作反吗?

一句话就可治“诛九族”之罪!

到进棺材仍得给过路费

马来西亚人给过路费,为何给到那么怒火中烧,犹如此仇不共戴天,可见,人民的“老天”也给收费站“收拾”了。

市井小民只会说:人在做,天在看,问题是,我们的“天”还有眼睛看吗?

马来西亚人从诞生啼哭的第一天开始,就必需给过路费,给到老给到死,给到躺进棺材也没有终结的一天。

过路费是世代相传的,传承到第二代、第三代,世世代代的传承下去,犹如香火一般,不给过路费,你想绝种吗?!

现代民主体制,当然不讲绝种话,只说法治。大道公司有“收费合约”在手,民选政府“代表”人民签下了卖身契,全民当然要依契约行事。今生今世给过路费,来生来世也须通过“收费站”才能找到投胎路。

记忆犹新的是,某届大选丁加奴(现已改个雅名为登嘉楼)一夕之间变天了,丁加奴人民不想再今生来世为收费站之奴,半夜就把“收费站”拆了,还砸个稀巴烂!

记忆中,朝廷政府没有动怒,执行国法家规,大道公司也没喊告,誓死追讨过路费。

这种把收费站拆掉砸个稀巴烂的事,没有了下文,好像从没发生过。

这让人想起,马华有个中央级领袖,曾恶嘴烂舌的“问候”一名女同志的老母。这名女同志“站”起来,怒问:你刚才是不是说了粗话?

这名马华领袖一时语塞,续而恼羞成怒的大声反唇,是啊!老子是问候了你老母,那又怎样?你又能怎样!

收费站的事,无关老母,也不能扯到老妈子身上去!反倒可以拿来与一马公司1MDB的通天债,以及26亿令吉的海角天涯,双双一齐高唱:我们都是一家人。

你想怎样?广东话:你想点!马来话该怎么说,不就是一根食指“点”到了马来西亚人的脸上,老百姓是朝廷政府的收费站,也就是当今政府的ATM提款机!

(光明日报/看剑‧文:慕容公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