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法庭爆出劉特佐不為人知的秘密】觀看拳王泰森拳擊就花了570萬!而且還跟泰森...!快看!

Xianxian118     2016-11-09     463     檢舉

【新加坡法庭開審了】爆出劉特佐觀看拳王泰森拳擊就花了570萬!而且還跟泰森...!直接引起譁然!快看

(新加坡9日訊) 瑞意前職員涉1MDB洗錢案.證人:楊家偉陪劉特佐等赴美.花570萬看拳擊賽

【新加坡法庭爆出劉特佐不為人知的秘密】觀看拳王泰森拳擊就花了570萬!而且還跟泰森...!快看!

楊家偉離開銀行投靠富商劉特佐後,過著紙醉金迷的生活,他與劉特佐等「圈內人」的奢華行徑,逐漸在法庭曝光,引起譁然。

證人揭被告奢華生活

瑞意銀行前職員楊家偉涉一馬公司洗錢案昨天進入第五天審訊,控方第三個關鍵證人荷西(Pinto Jose RenatoCarvalho)供證,揭露更多楊家偉不為人知的事。

劉特佐觀看拳王泰森拳擊就花了570萬!而且還跟泰森拍照!直接引起譁然!

【新加坡法庭爆出劉特佐不為人知的秘密】觀看拳王泰森拳擊就花了570萬!而且還跟泰森...!快看!

一馬公司洗錢案被告楊家偉陪劉特佐等人到美國觀看超級拳王梅韋瑟(Mayweather)和菲律賓拳王帕克基奧(Pacquiao)的拳擊賽,還與拳王泰森(MikeTyson)合照,27張門票就花掉136萬美元(約570萬令吉),最便宜票價3萬美元(約12萬6000令吉),最貴7萬5000美元(約31萬5000令吉)。

一馬公司洗錢案被告楊家偉陪劉特佐等人到美國觀看超級拳王梅韋瑟(Mayweather)和菲律賓拳王帕克基奧(Pacquiao)的拳擊賽,還與拳王泰森(MikeTyson)合照,27張門票就花掉136萬美元(約570萬令吉),最便宜票價3萬美元(約12萬6000令吉),最貴7萬5000美元(約31萬5000令吉)。

【新加坡法庭爆出劉特佐不為人知的秘密】觀看拳王泰森拳擊就花了570萬!而且還跟泰森...!快看!

他說,被告楊家偉陪劉特佐等人到美國賭城,觀看美國超級拳王梅韋瑟和菲律賓拳王帕克基奧的拳擊賽,還與拳王泰森合照,27張門票就花掉136萬美元,最便宜票價3萬美元,最貴7萬5000美元。

荷西說,楊家偉發了數張他在拳擊賽的現場照和錄像片段給他,是為了炫耀。

荷西也提到一次他們到加勒比海的巴貝多(Barbados)開會,被告原本坐劉特佐的超級遊艇前去,後來因海浪大,改乘私人飛機前往,併入住加勒比海最豪華的酒店。

【新加坡法庭爆出劉特佐不為人知的秘密】觀看拳王泰森拳擊就花了570萬!而且還跟泰森...!快看!

荷西持巴西聖保羅大學的法律學位,是A m i c o r pSingapore的關係經理。這家信託和受託公司專為客戶提供法律與企業服務。

被告指示Amicorp處理3人戶頭

被告代表劉特佐、阿末巴達維和大馬商人陳金隆(Eric Tan Kim Loong),指示Amicorp處理3人的戶頭和交易。

阿末巴達維是阿爾巴投資PJS(Aabar InvestmentPJS)的總裁兼董事經理,被告還曾讓荷西看阿末巴達維與美國總統歐巴馬握手的合照。

去年3月,被告交代荷西為劉特佐的父母、姐妹和夥伴開戶頭,這些人的戶頭開設後,交易非常活躍。被告也開發票,催促荷西付拳擊賽的門票,因為門票不斷上漲。

【新加坡法庭爆出劉特佐不為人知的秘密】觀看拳王泰森拳擊就花了570萬!而且還跟泰森...!快看!

他在美國時還指示荷西填補劉特佐和陳金隆的賭場貴賓儲值卡,為2人各填補約100萬美元(420萬令吉)。

指被告編造故事騙Amicorp

荷西在控方的引導下供稱,被告編造故事騙了Amicorp。去年1月,被告說馬來西亞和阿拉伯聯合大公國(UAE)有一項交易,他需要一家公司接收400萬美元(1680萬令吉)的介紹費,但荷西後來才知道,根本沒這項交易和介紹費。

荷西說,被告也自稱是Aabar公司的諮詢顧問,他後來發現Aabar從沒付薪金給楊家偉。

他解釋,報章報道楊家偉被控的事後,劉特佐有一日親自打電話給他,問他Amicorp是否付任何款項給被告?

「我說沒有,因為他已從Aabar那裡獲得費用了。劉特佐告訴我,Aabar從沒付款給楊家偉。」因一馬公司的醜聞,荷西去年11月飛到阿布達比,當時劉特佐、阿末巴達維和一馬公司執行財務總監倪特倫斯(Terence Geh)都在場,談到被告與Aabar的事。

劉特佐當時還笑說:「哈哈哈!這肯定是楊家偉(搞出來)的事。」

【新加坡法庭爆出劉特佐不為人知的秘密】觀看拳王泰森拳擊就花了570萬!而且還跟泰森...!快看!

荷西的理解是,劉特佐應該是指楊家偉從秘密交易收的「秘密收益」。當荷西知道馬來西亞和阿聯兩國沒這樣的介紹合約後,就向倪特倫斯申明,Amicorp因為不自在,不打算接收任何大馬的錢了,倪特倫斯還說「那很好,我們可以省錢了。」

證人指楊家偉傲慢吝嗇

在荷西眼中,被告顯得傲慢自大,不友善,且不可一世。被告因為與劉特佐、阿末巴達維和馬國商人陳金隆這3人關係密切,常乘他們的專機四處飛,他自認高人一等,稱一些人為「打工階級」(working level),認為可以下達指示給他們。

荷西也說,被告非常吝嗇,把錢看得很重,跟他交涉非常困難。被告每次把Amicorp的費用壓到很低,還常借用阿末巴達維的名字作為交涉籌碼,以便壓榨Amicorp。

被告涉嫌積極聯絡和教唆證人,以便隱瞞犯罪證據,妨礙司法公正,就4項罪狀受審。其中一項指他要荷西銷毀膝上型電腦,以及不要來新加坡,以免被商業事務局問話。荷西今天繼續供證。

辯方:幫客戶傳話

「被告只是中間人」

一馬案今早續審,辯方律師在問荷西時指出,Amicorp是一家有規模和經驗的公司,對新客戶Aabar進行背景調查後並未發現異樣,那麼被告楊家偉也沒有理由會察覺到該公司有異樣。

辯方稱,被告只是扮演中間人的角色,幫忙客戶傳話,包括代客戶提供指示給Amicorp。

但荷西不同意這個說法,他指被告不可能只是信差,「信差是不會乘搭私人飛機的。」

被告被控上法院時,荷西人在日本,陪伴待產的妻子;他聲稱,為了要做對的事情,在妻子生產後,他決定從日本飛來新加坡,主動到商業事務局錄口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