装甲车事件:新加坡需要的是尊重,还是要维护自己的骄傲?

superdaily     2017-01-11     7     检举

中国有句俗话,年关难过,可能对于新加坡国防部和军队来说,这个猴年的末尾真的有些不舒服。1月9日,新加坡国会举行了针对在香港被扣押的九辆泰瑞克斯轮式装甲车的听证会。国会议员们针对这一似乎已经让新加坡蒙羞的事件向国防部长黄永宏和其它相关部长提出质询。

装甲车事件:新加坡需要的是尊重,还是要维护自己的骄傲?

相信很多朋友已经看到了相关新闻,黄部长的回应主要涉及三方面:第一、总理李显龙已经向香港特别行政区长官梁振英去函,要求本着友好的态度,立刻归还车辆。第二、扣押车辆不符合国际法,新加坡军队使用商业船运装备是惯例,享有主权豁免。第三、新加坡将坚持海外训练,用合理方式解决运输问题。

对于第一条中国外交部已经郑重回应,这里不多赘述了。我们还是来关注一下国际法还有商业运输和训练问题。

新加坡的政治家们很喜欢谈国际法,因为新加坡是现有国际法体系的维护者,也是受益者。在南海仲裁案期间,据说有新方人士力劝中国接受所谓仲裁结果以“维护”国际法,结果被一笑置之。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最近一段时间,新方对政策的执行,对法律的解读都有些僵硬。好像现有的政策很好,那就可以来套用一切现实情况;现有的法律也很不错,那就拿来解决一切问题。可是至少在装甲车被扣押问题上,拿出国际法是不能解决问题的。这顶帽子扣出去,反而把问题复杂化了。我不是法律专家,但是国际法是否可以凌驾于主权国家的法律法规上呢?在香港发生了问题,不去回应是否真的违反了香港法规,而去谈主权国家财产享有豁免权的什么国际法,这真的能解决问题吗?新加坡方面强调不会将事件政治化,而是会采取法律手段,难道真的要律师团队用国际法去香港打这个官司?堂吉诃德与风车罢了。

装甲车事件:新加坡需要的是尊重,还是要维护自己的骄傲?

说完国际法,我们来说说商业运输。所有人都承认新加坡是主权国家,就像所有人都承认装甲车是新加坡的国有资产一样。问题没有出在这个环节,拿出来说,没有意思。问题出在了商业运输环节。就像黄部长说的,为了维护新加坡每年在欧洲、亚洲、美国和澳大利亚的军事训练,有超过700件军事用品是通过商业运输的方式进行部署和运回的。价格便宜又安全。我相信,商业运输有商业运输的规则,国有资产、军事用品走上商船、航班就要遵守商业运输的规则,就要遵守经停国的法律。如果既要享受商业运输的便利,也要主权豁免的超国民待遇,是不是就有点占便宜到犯规的意思了。很明显,占这个便宜没有问题,打算各方面便宜占尽才是问题。

说完了商业运输,就是军事训练了。装甲车被扣问题的根源,一部分是新加坡军队极度旺盛的训练需求。众所周知,新加坡是义务兵制,18-20岁的男性国民需服兵役,因此尽管新加坡常备军力不多,但是动员能力和人口军事化程度都相当可观。与其形成匹配的,是新加坡精良的军事装备。新加坡教育水平高,所以职业军人对技术装备的掌握能力也很高。再加上新加坡雄厚的经济基础,以及与美国等西方武器制造大国的良好关系,使得目前新加坡军队的装备是全东南亚最好的。新加坡陆军机械化程度非常高、海军装备潜艇,使用法国技术的半国产隐身护卫舰排水量超过3000吨,能适应远洋作战、空军拥有全东南亚最大的三代机机群,而且基本全是最新款的F-16C/D,不少于四架加油机,让空军的作战半径超出东南亚范围。

你如果有一支这样精悍的军队,在700多平方公里的岛国如何训练?是个问题对不对。几个战斗机编队起飞对抗一下邻国就要报警了对不对。这就是这个故事的开端,那支在台湾训练的,神秘的新加坡部队,还有他们9辆搭便船的装甲车。这里面有新加坡军事组织构成庞大,却没有与之匹配的战略运输能力引发的问题。但是国防力量建设本来也不容别人说三道四。

复杂的就不讲了,我相信中新两国有智慧去解决这个问题,我也相信无论如何选边,新加坡也不会选到一个地区身边去。外交部长维文也再次的在国会说到了新加坡将奉行一个中国政策。装甲车回不去,问题不在说空话,而在对空话会被接受的盲目自信。

装甲车事件:新加坡需要的是尊重,还是要维护自己的骄傲?

这个故事后面,让人感兴趣又猜不透的,是新加坡在追讨装甲车的过程中在追求的、要保护的到底是什么?我们当然不是在说装甲车本身,这仅仅价值3000多万新币的装备,只不过是新加坡在这个事件中的一个象征。我想不明白的是,新加坡在追讨的,到底是国家的尊严,还是“作为新加坡”的那种骄傲和优越感呢?在国会答辩中,黄永宏再次提到了,大国小国都要遵守一定的规矩,再次展现了“小国不可欺”这一新加坡一直在坚持和追求的理念。在行动上我们看到,新加坡一直在坚持,既不公布是否违规,也不回应中方关切。这让我有些不解:如果寻求的是尊重,就要拿出证据,说明是否真的有违规,如果有违规就按规定接受处罚,如果没有则据理力争。然而,新加坡采取了不解释的态度,强推自己的价值观,并把这种价值观上升到公理与正义的高度。这样的“自我”让人觉得,新加坡大费周章也只不过只是想维护“作为新加坡”的那种骄傲。

作为东南亚唯一的发达国家,新加坡的国民一直有一种优越感。国家的成功造就了骄傲的国民,而国民的优越感渐渐演化为新加坡这个国家的骄傲姿态。然而,在国际政治舞台,肯定有人愿意聆听关于尊严的诉求,却没有人会为别国的骄傲买单。手中筹码足够时还说得过去,但连筹码都在别人手中时,还要骄傲地昂首离去,却是天方夜谭了。

这道理新加坡肯定明白,早晚也会接受,副总理尚达曼最近说了一句话,大意是:民粹误国,政治要回归中道。他不是说给我听的,我相信,是说给更多人听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