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感动的烈火莫熄后,回顾BERSIH回忆录。

ccn6800023     2016-11-17     67     检举

如果刚才没看回2011年BERSIH 2.0朋友录制的短片,也可能因为近年自己工作忙而忘了5年前做的傻事,看了短片后我还能感受到当时与这班傻的的朋友去集会的气氛:

2011年7月9号:大家开始走进像个死城的吉隆坡,警察好像蚂蚁般那么多,就是《十月围城》电影里的那种恐怖气氛,走进那时候的茨厂街,全部档口全部没开(除了卖豆浆水的)。

2011年7月9号:黄衣被禁,人群聚集时也看不到多少黄潮,看似好像自己人,好像政治部警察,又好像是当时红衫军领袖现任青体部长凯里的间谍,心情忐忑不安。当发现全部人群原来是自己人(净选盟支持者),心情是非常澎湃的。

2011年7月9号:曾经劝告我要小心大专法令,反对我出席BERSIH的讲师,竟然被我在集会当天遇见她。我对她傻笑,她对我傻笑,然后她用食指放在嘴上,当做没看到。

2011年7月9号:镇暴队射催泪弹了,大家互相鼓励安抚,慢慢地撤退,尽量避免碰撞。大家也互相撒盐,柠檬,橄榄油,传家之宝也派上用场。我看到一名巫裔老伯中了催泪弹还忍着痛递送食水给其他种族,看到不同种族互相鼓励。看到警察被催泪弹熏到,一名蒙面青年走上前去递上盐巴,警察顿时尴尬。还记得那时还有回教党的保安队帮忙。

2011年7月9号 :当亲眼目睹催泪弹射进同善医院的范围时,全部目击者是处于崩溃的状态,同时有几个还没出名的本地艺人帮忙大家爬墙,帮忙撤退。虽然疲惫,但士气不减。

2011年7月9号很多事情历历在目,也是我个人看过最纯洁最壮烈的大型人民抗争。集会后那一晚,我自己一人躲在房间里哭。看回来,那也是5年前的事了。

2011年709的集会给我很大的启蒙,那年也有6个社会主义党的朋友被紧急法令扣留,当时他们的状况还是未知数。比起被暴政打压,被陷害的抗争者,我们这些在集会擦伤,留一点血的人,这些小事算得了什么。老一辈的人(前辈)自称是1998年“烈火莫熄” 世代,那我们这一代就是净选盟世代,“烈火莫熄” 的抗争精神也会延续至净选盟世代。所以接下来的BERSIH 3.0 和BERSIH 4.0 ,我都有出席,重新认识这个国家。

现在政府不敢随意镇压人民,政客说话小心翼翼,警察应付集会的态度转变,气氛不比2011年7月9日的集会恐怖,更多人站出来穿黄衣招揽更多“商机”更多嘉年华,也是过去几年来非暴力抗争的成果。

这国家很多问题,社会很多病,我不能全部事情都去理,但我希望在我冷血之前还能去做我范围能够做的东西。 不管这次的集会人潮增加或减少,这星期六我还是会出席见证历史,但不会那么热血冲上前线,只是去叙旧,看看会不会遇到当年那些傻的朋友们。

所以,希望之前有参与过BERSIH1.0 ,BERSIH2.0,BERSIH3.0,BERSIH4.0的人一起来叙旧。

转自:heng k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