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哈迪炮轰纳吉....真相却是...!!

Hotnews_MY     2016-11-16     7     检举

(联合早报网专稿 明永昌整理)马来西亚前首相马哈迪最近进一步“逼宫”,指人民不再信任现任首相纳吉,并预言下届大选若由纳吉继续领军出战,国阵将会大败。

霹雳华社联合会会长潘君胜在《光华日报》撰文评论马哈迪此举,指他曾多次撰文或公开抨击纳吉的施政方针,也要求纳吉下台,但没有像今次在其部落格撰文写到这严厉及毫无保留余地。

马哈迪炮轰纳吉....真相却是...!!

2003年,马哈迪交棒给亲手挑选的接班人阿都拉·巴达威后,前几年比较低调,但后来开始对阿都拉的施政指指点点。2008年国阵大选失利,丧失了长久以来国会席次三分之二的优势,马哈迪炮火全开,指称除非阿都拉下台,否则无以拯救巫统。

资深东南亚记者梁东屏指出,阿都拉在面对此一情势时,仍一本他向来温和的态度,不予反击、辩驳。无可奈何的马哈迪祭出撒手锏,高调宣布他退出巫统。这一狠招得到不少巫统高层的呼应,终于导致阿都拉在2008年10月宣布提早至2009年3月的巫统党选后让权,同时也不寻求蝉联巫统主席。此举等于实质上宣布辞职,到次年正式退职,前后担任首相六年。

梁东屏认为这次的情况也如出一辙。马哈迪当年逼退阿都拉时,就力主交棒给现任首相纳吉,甚至在纳吉就任隔天亲手递交入党表格,恢复巫统党员身份,作足了支持纳吉的姿态。没想到也恰恰是六年之后,马哈迪又发动逼退纳吉。他用博客发难,指纳吉领导无方,已无法重振巫统,继续恋栈的话,国阵将失去政权,同时他也对纳吉的“海外财富”以及豪奢生活提出质疑,要纳吉公开说明。

没建弯桥 “逼宫”导火线?

马哈迪不满没建新马“弯桥”,被舆论认为是他一再逼纳吉下台的导火线。4月9日,他接受亲巫统的第三电视(TV3)专访时说,他确实因为新马“弯桥”课题不满现任首相纳吉,因为纳吉在出任首相前,曾承诺就算新加坡不参与,马国还是会兴建弯桥,最后却食言。

他说:“阿都拉上位时,我的希望是他会落实建这座桥和火车等计划,好让这些我在任时承诺的计划,能在我辞职后继续。不过阿都拉没做,因此纳吉曾说过,不管新加坡是否同意,我们都要做(建弯桥)。如果你看回之前的新闻报道,会看到这样的声明,但当他成为首相后,却没做。”

马哈迪当时强调,他不是为了取得弯桥的承包工程合约才攻击纳吉,而是因为马国有权在本身的领土与水域内建弯桥。“我的态度是,我不要向新加坡屈服……在自己国家建工程,竟然要征求新加坡同意?我们的主权在哪儿?难道我们是新加坡的一部分?”

他并披露,曾受邀与纳吉共进晚餐并进行“四眼会谈”,当时他问纳吉为何不建弯桥,对方强调新马已签署协定,不能单方面关闭新柔长堤。“我要求他给我看协定,没有,根本没有这样的协定。”

对1MDB丑闻穷追不舍

备受债务争议缠身的马来西亚发展公司(简称“一马公司”, 1MDB),也是马哈迪一再炮轰的对象。这项以纳吉为首的“宠物计划”,当初注入的投资基金和资产值504亿令吉(约188亿新元),结果去年因为被拖欠贷款而蒙受亏损,导致政府债券和令吉的币值被压低,并引来反对党促请政府透明化处理公共账目。

路透社今年3月引述“可靠消息”指出,一马公司可能在偿还债务的计划下面临解散,只留下主要骨架结构,其资产也可能被变卖还债。

马哈迪3月13日在博客撰文,再次就一马公司问题向首相纳吉开炮。他批评政府至今无法合理解释一马公司的状况,因此内阁指示总审计署审查一马公司账目是不足够的,应由警方介入展开法证调查,否则国阵会继续流失民心,这很可能导致国阵在来届大选中惨败。

马哈迪还说,纳吉无法解释本身和一马公司的瓜葛,更无法解释几十亿令吉的去向,因此已不适任首相。他并连带批评纳吉夫人罗斯玛的生活方式奢豪:“很多关于他(纳吉)的私人行为,我认为是不正确的,包括他和夫人(罗斯玛)的奢华生活方式,但我过去对这些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针对一马公司的问题,纳吉4月9日接受第三电视《问答》清谈节目的访问时表示,有人指责一马发展有限公司的资金被滥用,还有人绘声绘影地宣称这笔钱用来拍电影,因此他已指示国家总稽查司去查明真相,而国会公账会也可以去追查。一旦发现滥权或亏空,必将采取行动。

他并声称,他也希望国家总稽查司早日还原真相,他不希望一马发展公司的流言蜚语,对他的家人造成压力。

巫统最高理事纳兹里也开腔声援纳吉,指一马公司课题是马哈迪挑起,已是旧课题,不是什么丑闻。他还说:“以前马哈迪也是频频攻击其接班人阿都拉,这是马哈迪的个性,无论是谁上位,他都会这样做。”

如何运用国家财政 意见不同

马哈迪和纳吉对于如何控制国家开支的问题,意见也不同。马来西亚政府去年10月宣布,为了减轻津贴合理化措施对中下阶层人士造成的负担,政府将持续推行各种援助及奖掖措施,包括提高“一个大马人民援助金”(简称BR1M)的款额。

这一消息宣布后,马哈迪在推特“唱反调”,指如果要控制国家开支,政府应该停止发放“一个大马人民援助金”,而非突然减少汽油与柴油的津贴。他表示,突然调涨汽油及柴油价格,将导致生活成本及物价增加,并会加重人民负担。

对此,保持沉默一段时日的纳吉4月9日在电视节目中表示,虽然马哈迪不同意落实一马人民援助金,但“最后我做的决定还是必须向人民负责”。

紧咬“蒙古女郎”事件不放

马哈迪也继续紧咬“蒙古女郎”事件不放,除了不断挑起案件疑点,4月8日还与蒙古女郎案被判谋杀的前特警西鲁的母亲比雅莎末,举行了闭门会谈。比雅莎末捍卫自己的儿子是被陷害,奉命行事却成了代罪羔羊,希望马哈迪能协助儿子免除死刑。

目前流亡澳洲的西鲁,也曾是马哈迪的保镖。他在2009年被马国高等法庭宣判谋杀罪名成立,判处死刑。上诉庭在2013年批准西鲁和另一名被告阿兹拉的上诉,宣判他们无罪释放,但有关裁决在今年初被联邦法院推翻,维持两人的死刑。

连番发炮 纳吉终回应

纳吉也在4月9日的电视节目中,一次过回应马哈迪对他的其他指责。例如针对马哈迪表示,如果纳吉续任巫统主席,国阵将输掉下届大选,纳吉表示那只是马哈迪的个人意见。“只要国阵各成员党领袖团结一致,没有争吵或破坏,国阵有信心将在下届大选夺得胜利。”

至于被质疑目前不是推行消费税的好时机,纳吉则回应,没有所谓落实消费税的“适当时机”,但国际原油价格下跌,成了推行消费税的合适时机,因为油价下跌,人民可从中获利。他表示,政府早就做好准备,消费税课题从1980年代开始讨论,不是新鲜事。他还说,这不是额外税务,而是取代销售及服务税(SST);而且政府增加了BR1M援助金,降低个人所得税1至3%及公司税1%,因此整个配套并不会加重人民的负担。

“见机行事、留得青山”

对于近来马哈迪大事批判现任首相纳吉而引发的许多风风雨雨,南洋理工大学拉惹勒南国际研究学院高级访问学者胡逸山在《号外》杂志撰文指出,当前有两股议论力量,让他有“点不放心”。 一股是向来厌恶马哈迪当年铁腕手段治国者,看到现在马哈迪与当权者站在对立面了,无须再好像从前般对他客客气气了,便大事攻击马哈迪过去的各项不是。还有一股力量是相反的,看着马哈迪的崇高声望看来不会被对付而也闻声起舞,跟着他一起批判当权者。

然而胡逸山指出,“但他们有没想到,本地政治风云瞬息即变,今天利益相左不共戴天,明天利益相关却可立时如胶似漆,到时万一‘有人‘从新回归主流、’团结一致’,你说矛头又会指向谁呢?”他表示,一天恶法未除,就一天难以担保不会被对付,因此奉劝议论者“还是得随机应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