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法庭爆出刘特佐不为人知的秘密】观看拳王泰森拳击就花了570万!而且还跟泰森...!快看!

Xianxian118     2016-11-09     463     检举

【新加坡法庭开审了】爆出刘特佐观看拳王泰森拳击就花了570万!而且还跟泰森...!直接引起哗然!快看

(新加坡9日讯) 瑞意前职员涉1MDB洗钱案.证人:杨家伟陪刘特佐等赴美.花570万看拳击赛

【新加坡法庭爆出刘特佐不为人知的秘密】观看拳王泰森拳击就花了570万!而且还跟泰森...!快看!

杨家伟离开银行投靠富商刘特佐后,过着纸醉金迷的生活,他与刘特佐等“圈内人”的奢华行径,逐渐在法庭曝光,引起哗然。

证人揭被告奢华生活

瑞意银行前职员杨家伟涉一马公司洗钱案昨天进入第五天审讯,控方第三个关键证人荷西(Pinto Jose RenatoCarvalho)供证,揭露更多杨家伟不为人知的事。

刘特佐观看拳王泰森拳击就花了570万!而且还跟泰森拍照!直接引起哗然!

【新加坡法庭爆出刘特佐不为人知的秘密】观看拳王泰森拳击就花了570万!而且还跟泰森...!快看!

一马公司洗钱案被告杨家伟陪刘特佐等人到美国观看超级拳王梅韦瑟(Mayweather)和菲律宾拳王帕克基奥(Pacquiao)的拳击赛,还与拳王泰森(MikeTyson)合照,27张门票就花掉136万美元(约570万令吉),最便宜票价3万美元(约12万6000令吉),最贵7万5000美元(约31万5000令吉)。

一马公司洗钱案被告杨家伟陪刘特佐等人到美国观看超级拳王梅韦瑟(Mayweather)和菲律宾拳王帕克基奥(Pacquiao)的拳击赛,还与拳王泰森(MikeTyson)合照,27张门票就花掉136万美元(约570万令吉),最便宜票价3万美元(约12万6000令吉),最贵7万5000美元(约31万5000令吉)。

【新加坡法庭爆出刘特佐不为人知的秘密】观看拳王泰森拳击就花了570万!而且还跟泰森...!快看!

他说,被告杨家伟陪刘特佐等人到美国赌城,观看美国超级拳王梅韦瑟和菲律宾拳王帕克基奥的拳击赛,还与拳王泰森合照,27张门票就花掉136万美元,最便宜票价3万美元,最贵7万5000美元。

荷西说,杨家伟发了数张他在拳击赛的现场照和录像片段给他,是为了炫耀。

荷西也提到一次他们到加勒比海的巴巴多斯(Barbados)开会,被告原本坐刘特佐的超级游艇前去,后来因海浪大,改乘私人飞机前往,并入住加勒比海最豪华的酒店。

【新加坡法庭爆出刘特佐不为人知的秘密】观看拳王泰森拳击就花了570万!而且还跟泰森...!快看!

荷西持巴西圣保罗大学的法律学位,是A m i c o r pSingapore的关系经理。这家信托和受托公司专为客户提供法律与企业服务。

被告指示Amicorp处理3人户头

被告代表刘特佐、阿末巴达维和大马商人陈金隆(Eric Tan Kim Loong),指示Amicorp处理3人的户头和交易。

阿末巴达维是阿尔巴投资PJS(Aabar InvestmentPJS)的总裁兼董事经理,被告还曾让荷西看阿末巴达维与美国总统奥巴马握手的合照。

去年3月,被告交代荷西为刘特佐的父母、姐妹和伙伴开户头,这些人的户头开设后,交易非常活跃。被告也开发票,催促荷西付拳击赛的门票,因为门票不断上涨。

【新加坡法庭爆出刘特佐不为人知的秘密】观看拳王泰森拳击就花了570万!而且还跟泰森...!快看!

他在美国时还指示荷西填补刘特佐和陈金隆的赌场贵宾储值卡,为2人各填补约100万美元(420万令吉)。

指被告编造故事骗Amicorp

荷西在控方的引导下供称,被告编造故事骗了Amicorp。去年1月,被告说马来西亚和阿拉伯联合酋长国(UAE)有一项交易,他需要一家公司接收400万美元(1680万令吉)的介绍费,但荷西后来才知道,根本没这项交易和介绍费。

荷西说,被告也自称是Aabar公司的咨询顾问,他后来发现Aabar从没付薪金给杨家伟。

他解释,报章报道杨家伟被控的事后,刘特佐有一日亲自打电话给他,问他Amicorp是否付任何款项给被告?

“我说没有,因为他已从Aabar那里获得费用了。刘特佐告诉我,Aabar从没付款给杨家伟。”因一马公司的丑闻,荷西去年11月飞到阿布扎比,当时刘特佐、阿末巴达维和一马公司执行财务总监倪特伦斯(Terence Geh)都在场,谈到被告与Aabar的事。

刘特佐当时还笑说:“哈哈哈!这肯定是杨家伟(搞出来)的事。”

【新加坡法庭爆出刘特佐不为人知的秘密】观看拳王泰森拳击就花了570万!而且还跟泰森...!快看!

荷西的理解是,刘特佐应该是指杨家伟从秘密交易收的“秘密收益”。当荷西知道马来西亚和阿联两国没这样的介绍合约后,就向倪特伦斯申明,Amicorp因为不自在,不打算接收任何大马的钱了,倪特伦斯还说“那很好,我们可以省钱了。”

证人指杨家伟傲慢吝啬

在荷西眼中,被告显得傲慢自大,不友善,且不可一世。被告因为与刘特佐、阿末巴达维和马国商人陈金隆这3人关系密切,常乘他们的专机四处飞,他自认高人一等,称一些人为“打工阶级”(working level),认为可以下达指示给他们。

荷西也说,被告非常吝啬,把钱看得很重,跟他交涉非常困难。被告每次把Amicorp的费用压到很低,还常借用阿末巴达维的名字作为交涉筹码,以便压榨Amicorp。

被告涉嫌积极联络和教唆证人,以便隐瞒犯罪证据,妨碍司法公正,就4项罪状受审。其中一项指他要荷西销毁膝上型电脑,以及不要来新加坡,以免被商业事务局问话。荷西今天继续供证。

辩方:帮客户传话

“被告只是中间人”

一马案今早续审,辩方律师在问荷西时指出,Amicorp是一家有规模和经验的公司,对新客户Aabar进行背景调查后并未发现异样,那么被告杨家伟也没有理由会察觉到该公司有异样。

辩方称,被告只是扮演中间人的角色,帮忙客户传话,包括代客户提供指示给Amicorp。

但荷西不同意这个说法,他指被告不可能只是信差,“信差是不会乘搭私人飞机的。”

被告被控上法院时,荷西人在日本,陪伴待产的妻子;他声称,为了要做对的事情,在妻子生产后,他决定从日本飞来新加坡,主动到商业事务局录口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