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中国“加持”,为何马币扶不起?

kokfei     2016-11-15     360     检举

假如特朗普抵制自由贸易,掀起贸易战,对依赖出口的大马更是重挫。

国家银行日前公布第三季经济成长4.3%,表现超越预期,但人民无感,因为马币又再暴跌。

广告

其实,民众不只是对经济增长无感,对其他数据也一样,比如9月通膨率1.5%,就与现实脱节,东西不断涨价,为何官方的数字那么低?

上周马币的1个月期货盘中跌至4.5395令吉的12年新低,堪比1997年亚洲金融风暴。马币暴跌将再次推高进口货物的价格,再加上燃油和食油在11月起价,对老百姓的生活负担是雪上加霜。

物价上涨已经抵销今年7月调高最低薪金、公务员加薪的正面效应,也破坏人们刚开始适应6%消费税的利好因素。

马币再次暴跌既有心理冲击,例如打击民众的消费信心,也有实际上的影响,包括大马雇主将难以聘请到外劳。

如果国家经济基本面如官老爷所说的那么好,为何马币在2015年7月6日,跌穿3.80关口后就一直低迷?为什么中国计划加大对大马的投资,没有提振市场信心?

相信市场人士也看到大马经济的弱点和隐忧,只是官老爷不愿承认,一直在粉饰太平。

广告

首先,10月公布2017年财政预算案暴露了政府财务的窘境,行政开销扩大,对收入增加的预测又过于乐观,因此很多人都不相信首相纳吉能在2020年达致“零赤字”的目标。

其次,发展开销太少,只占总拨款的18%或460亿令吉,这不足以推动国家经济的发展和转型。

第三,纳吉为了保持主权信贷评级,不敢拨出资源来提振经济,也没有任何吸引外资、改革经济结构的新政策,因此预算案及访华的丰硕成果不能带来刺激作用。

同时,政府也无法终结一马公司(1MDB)案,这项课题加剧西方投资者对大马行政、司法及执法透明度的猜疑;政府一直拒绝援助外国调查1MDB案,也不利于国家形象。

广告

在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后,大马经济的弱点更是暴露无遗。

大马已经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议(TPP)筹备了5年,寄望TPP能够带动经济增长,世界银行曾经预测大马将是第二大受惠国,TPP可促进国内生产总值增长达8 %。但是特朗普推崇贸易保护主义,如果他推翻TPP,大马将失去经济的推动器。

假如特朗普抵制自由贸易,掀起贸易战,对依赖出口的大马更是重挫。

而我们必须有心理准备,特朗普反全球化有可能造成全球经济陷困,我国是否有足够的弹药来应付逆境?

另一个不利因素是,特朗普曾经表示想让美国完全获得能源的自给自足,并取消石油钻探的限制。一旦美国无限量开采页岩油,原油价格将因为供应过剩而大跌,大马将成为受害者。

虽然国库已减少依赖石油收入,但是若油价再跌破40美元,明年将无法达到收取106亿令吉收益的目标,到时可能又要削减津贴及发展开销。

所以,经济的挑战重重,不幸的是,政府过于相信美丽的经济数据,忽略了潜在的风险及人民的感受,以致没有采取未雨绸缪的行动。

现在人们只能期望外围的情况不会太过糟糕,否则一旦国家经济衰退,以大马社会分裂的情况,是不可能像韩国人在亚洲金融风暴那样,捐献黄金、万众一心来拯救经济。

而且,我们也要期望红衫军针对净选盟5.0大集会的行径不会失控,否则将进一步伤害疲弱的经济。

国阵和反对党心里只有政权,对经济没有对策,国家经济就像是一艘没有舵手的船,大家只能祈求风平浪静,平安渡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