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冠英《槟城在望》2.0 –国会厅内传着的纸条 (必看!希山慕丁悄悄地爆料了。。。)

PohLeeLim     2016-12-08     34037     检举

槟州首长林冠英专栏《槟城在望》2.0 –国会厅内传着的纸条(必看!希山慕丁悄悄地爆料了。。。)

很多人会感到纳闷,我贵为一州的首席部长,为什么还需要这么舟车劳顿,兼任国州议员,在国会召开的季节,一直在当空中飞人,往返槟城吉隆坡两地。

槟城作为一个由反对党执政的州属,面对的挑战比其他州属大。很多巨型的基建工程,要是缺了联邦的巨额拨款,槟州的发展将会停滞,所以我们需要与联邦有良好的联系。很多时候,公函出了,但除了需面对公务员里的小拿破仑,还有许多不懂应该

如何应对来自不同政治背景、不同政府的公务人员,除非是部长一声令下,否则很多大事就这样被卡著了。

于是,我常常趁著去国会开会的方便,在议会厅外、国会走廊,国会议员专用食堂、甚至是洗手间,偶遇部长时,除了哈啦一番,我会把握机会,把我老早背在脑里的各种需求,一一向部长们陈述、商讨,看能不能给槟城带来一些什么的。

只要部长点头,我这边公函立刻再补上,然后,工程完毕后,我也会以首长的身份邀请部长前来出席各项主要开幕仪式。所以,你们可以看到,旅游部长和我一起在壁画前合照、一起为升旗山第二期提升计划动工,文化部长来文化村等。

最近,我在国会遇到内政部长希山慕丁,就谈起槟城机场需要扩建的事。他悄悄告诉我,应该是不行了,因为政府真的没有钱了,暂时搁著,以后再讨论。

但是,并不是每一次出席国会都有缘相碰。一些时候,时机不对,部长们在会议厅里时,我却在外开记者会;我跑进来国会时他们却刚好出去了,更多时候,是我们都坐在国会厅不同的方向,互相对望(因为部长和反对党的座位是对立的)。

于是,我突发奇想,不如我就传纸条吧。把要求写在为国会议员准备的专用纸上,要求当值的职员代传给部长。所以,我想起了咱们斯里德里玛区州议员雷尔曾对我说,槟城的高庭有点陈旧,于是我写了纸条问掌管法律的部长阿查丽娜“可否即刻拨款给槟城的高庭?现在已经很旧也很危险了。峇眼国会议员上”。不久,她回条,“峇眼议员,写信给我,我跟北根讲,谢谢。”

然后,我再写一张纸条给青年及体育部部长。“请求部长一如所公布般,拨款维修甲抛峇底勾球馆。目前此计划已被搁置!谢谢!”

不久,国会职员传回字条,“尊贵的,提升勾球馆的招标工作已展开,将会在最近的日期内进行。谢谢!林茂上。”

在国会里边,多数人以自身的选区自称。北根就是首相纳吉的选区,林茂是凯里的国会选区,而我也不以首长自居(虽然我是首长),在国会里,我是以“峇眼”自称身份。

我也向天然资源部部长申请紧急拨款给水灾,我的原文给他收著了,他用新的纸条回复我,“峇眼议员,好的,我会考虑相关的情况。”

所以,本月槟城多次水灾后,联邦随后宣布拨款1亿5千万令吉暂时解决槟州的治水工程,也是从纸条里传出来的拨款啊。

结论是,别小看这些国会厅里传着纸条的威力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