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尤丁:禁用【BERSATU 团结】我有些不爽!为何禁用BERSATU大拆局??

alextan941     2016-12-04     0     检举

慕尤丁:禁用BERSATU 我有些不爽

敦马(中)等人在社团注册局外,参与由慕尤丁率领的诵经仪式。-图取自土著团结党脸书-

土著团结党(PPBM)今天已获得社团注册局的批准信,正式成立新政党,但党主席丹斯里慕尤丁不满意当局禁止该党使用“团结党(BERSATU)”为简称。

他说,团结党是一个易记的名堂,因此当社团注册局拒绝该党请求使用时,他不是感到很高兴。

据Mstar在一篇报导引述其谈话时说,“社团注册局说已有很多机构在使用’团结’这字眼,但我们解释说,没有一个政党是使用这作为名堂。”

不过慕尤丁说,接下来该党将会努力招收党员。

据观察,该党已马上成立专页,宣称在本月14日起即会派发招收党员表格。

另外,据马新社报导,慕尤丁此前会见社团注册局,厘清党主席和党魁的职责范围。

慕尤丁感谢社团注册局和副首相兼内政部长拿督斯里阿末扎希,在30天之内批准该党的注册申请。

慕尤丁于8月9日提出注册新党的申请。

社团注册局一名官员受询时告诉马新社,该局对土团党给予的解释感到满意,因此批准其申请。

阿末扎希昨天表明,土团党须先厘清主席和党魁的职责,方能获得批准。

另外,土团党党魁兼前首相敦马哈迪医生在社团注册局受访时说,他不排除未来在大选与政敌拿督斯里安华合作的可能性。

他说,目前正计划结合所有反对党筹组一个大联盟,以避免在来届大选出现多角混战的局面。

为何禁用BERSATU大拆局

土著团结党诞生,敦马与慕尤丁在镁光灯下高举社团注册局的公文,下届大选政坛就多了一个新对手。-图取自土著团结党脸书--

土著团结党在一个月内获批注册创党,然而却因禁用BERSATU简称一事,看似闹出一段小插曲,但实则意味深远,而且是机关算尽与时局考量的前哨战,更是一场策略上的博奕。

如今土著团结党官方记录的简称上,只能以其马来名字4个字首浓缩为PPBM,即Parti Pribumi BersatuMalaysia取其字首。

在这四字中,如果拆解起来时,要用哪个字来作简称?PPBM看似合理,但只是串连4个英文字母,没有具体涵义,更深一层而言,是欠缺心理共鸣来号召。

反之,撇除Parti(党)与Malaysia(大马)二字以外,其实能用的就是Pribumi(土著)和Bersatu(团结)两个字。

土著与团结,已言简意赅,更是不言而喻为何这政党的存在。

但先谈谈土著团结党的创党宗旨,目前是逼宫(下一刻还未清楚),特别是瞄准对手国阵在下届大选时连根拔起。

其实自2008年大选时,国阵在国席痛失2/3议席,兵败如山倒的原因有三,为首是国阵过于嚣张骄纵,在操弄马来议程时已让非马来人很感冒。

第二是整个体系式的贪污已冲击到政府的施政,特别不少政府机构也饱受贪污歪风所侵蚀,换言之,贪污不只是印象,而是实质存在。

第三则是马来激进份子不断试炼种族性议题的界限,已激发到巫统更为极端,这是一种因应下的制宜,岂料加剧巫统偏颇的形象,成为一种恶性循环。在“斗谁比较更马来主义”或“谁更加照顾马来人”时,就擦枪走火了。

别忘记还有一股宗教保守主义的马来社会存在,而马来社会目前四分五裂的程度,是比之前更甚。如今巫统要应对的马来社会生态,并非如以前的那种在乡区,是巫统单挑伊斯兰党、在城市议席则是巫统对垒人民公正党的形势。

而在去年加入政坛战围的包括国家诚信党(AMANAH),在马来社会票源里也分一杯羹,包括在乡区上阵,在城市混合种族的议席则与公正党联手。

因此巫统的单一种族路线是受到前所未有的挑战,由前副首相丹斯里慕尤丁统帅、前首相敦马哈迪主导的土著团结党在来届大选上阵,加入这场混仗时,不只让选民更为混淆,其实各政党在多角混战,时敌时友的战略形势也备受考验。

别忘记在上届大选时,国阵在44个议席中的多数票是少过10%,而反对党所持的27席中其实也是险胜,有者甚至是只以5%多数票胜选,这反映出每席的战局都因地、因人而异,形势各不同。

但综合而言,马来票还是大宗主流,敦马哈迪清楚,只有力推马来人议程,才能深入虎穴取胜,因此再度搬出马来人权益的旗帜来出师,衍生出土著团结党出现“土著”(Pribumi)一词,顾名思义就是出师有名──这是为马来人或土著而设的政党。

然而,对非土著而言,Pribumi当然是触动敏感神经线的词,不仅如此,即连一些公共知识分子、开明派,甚至是年轻的马来城市选民对这标签也是非常感冒。而Bersatu一词足以中和这种心理敌视,拉近排外的感觉,让选民乍亲还疏。

党名如此为求“两全其美”的居心,自然逃不过国阵法眼。特别是国阵目前已晋入大选备战状态,土著团结党创党已是前哨战之一。

该党将在下周三(中秋节前夕)正式招收党员,但是否能在短时间内招兵买马,特别是人手资源等来对抗巫统?其实先下手为强是上策。

所以,当副首相兼内政部长拿督斯里阿末扎希声称其实现在已有6个政党机构名堂中含有Bersatu一字,这是表面说辞,慕尤丁也直言被禁用BERSATU简称觉得不大高兴,其实双方就是让敦马的新政党欲涉足马来社会票源战场前,先套上脚镣,因为当你对四分五裂的马来社群喊出BERSATU(团结)时,乍听彷如好有号召力。

而Pribumi一字已让非马来人,特别是华人、东马砂沙两州的选民特别反感,早已表明非土著对土著团结党已起不了关键作用,再说土著团结党只招收非土著为附属党员,也是附属旁缀地位而已。所以土著团结党与巫统之争,其实是马来人之争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