赞!大马华人必看!【柔苏丹竟对华社做过...】太感人了!华人看了都服了陛下!

Xianxian118     2016-11-12     16480     检举

赞!大马华人必看!【柔苏丹竟对华社做过...】太感人了!华人看了都服了陛下!

现代柔佛(即天猛公王朝)的5任苏丹,200多年来都与华裔族群有着难以割舍的互依关系,尤其新山华社历史发展,柔佛苏丹都扮演着极为重要的角色

新山文史工作者吴华简述,柔佛历史上共有3个王朝,即满刺加王室嫡裔、首相王朝及天猛公王朝。

他点评天猛公王朝的历任苏丹时说,天猛公依布拉欣及苏丹阿布峇卡是创设港主制度,并将之大力推动。

第二任苏丹依布拉欣则刚好陷入日治时期,失去权力。

第三任苏丹依斯迈长期住在英国。

第四任苏丹依斯干达则作风严肃。

第五任(即现任)苏丹依布拉欣作风亲民,拉近了王室及子民之间的距离。

追溯历史,从天猛公王朝开始,柔佛王室和华族的关系,便奠下“深根蒂固”的历史渊源,两者唇齿相依、互惠互利,共同求荣,使得柔州华裔历经数代,依然效忠柔佛王室。

华裔带动经济

本地文史工作者安焕然接受《中国报》访问时说,柔佛王室和华族的历史可追溯到19世纪,当时柔佛的土地只有5%被开发。

他说,为发展柔州经济,当时天猛公依布拉欣颁布港主制度,自此柔佛境内各河系水道沿河开辟了一百多条港,广泛种植甘蜜,出口新加坡,产量甚至位居世界第一,柔佛也曾被喻为“天府之州”。

“后来被册封的港主中,有90%是华裔,在带动柔州经济的历史上可谓‘先驱’。

安焕然形容苏丹阿布峇卡是一名有远见的苏丹,深信唯有自强自息,励精图治,柔佛才会强盛。

苏丹依布拉欣与子民共患难

赞!大马华人必看!【柔苏丹竟对华社做过...】太感人了!华人看了都服了陛下!

新山华社元老洪细经历4任苏丹掌权时期,记忆最深刻的是日治时期,当时的苏丹依布拉欣(现任苏丹曾祖父)与州子民共患难的经历。

他记得,是1942年12月8日是马来亚沦陷的日子,当时的苏丹依布拉欣失去权力,与州子民一样过着3年零8个月的艰苦日子。

他记忆中,日军侵占了马来亚,表面上保留了柔州王室象征地位,但实际上剥夺了王室权利,在一些重要决策,日军就会安排苏丹与子民亮相。

“所以在这段日治时期,柔苏丹对人民当时的处境,也感到无能为力。

港主制度创造华裔企业家

翻开柔佛州历史,华族与柔佛王室的渊源,就要追溯到天猛公王朝时代所颁布的“港主制度”,也因这项史无前例的制度,创造了不少华裔企业家。

港主制度于1844年由天猛公依布拉欣所颁布,以鼓励新加坡华裔北迁到柔佛开垦,同时也吸引许多华人从中国南来,把新山从一个小小的渔村,逐渐发展成一个商镇。

在1870年代,柔佛共开发了二十九条港,10年后又增多一倍,巅峰时期共达138港。

其后,依布拉欣之子苏丹阿布峇卡正式登基为天猛公王朝第一任苏丹,在其管理之下,新山迅速发展成为一个城市。

无独有偶,如今柔佛苏丹依布拉欣,延续著先王的作风,除了与本地华裔继续保持良好关系外,甚至鼓励中国大型企业到新山发展,包括碧桂园、富力地产及绿地集团,使柔州发展迈向另一里程碑。

以街名纪念华人先贤

在新山市区,不管走到哪,去到哪,都不难见到以华人先贤命名的街道。

在新山开埠史上,最著名的港主就是粤籍的黄亚福,还有潮籍港主陈开顺、陈旭年、林亚相、佘任桂等。

因此,新山多条主要道路,如黄亚福街、兆楠街、兆镇街、兆焜街、陈旭年街、任桂路等,都是以这些功臣名字命名。

据了解,当年王室与多名华裔先贤都有密切来往,所以苏丹为纪念这些有功先贤,也就建议地方政府将路名以先贤之名命名。

不过随着市区发展,有的以华裔先贤命名的道路,走向被撤换名字的命运。

苏丹阿布峇卡陈旭年结拜兄弟

苏丹阿布峇卡与华裔大港主陈旭年结拜为兄弟,甚至封陈旭年为华侨侨长。

本地文史工作者吴华说,陈旭年(1827-1902)为潮安县上莆金砂乡人,年幼在中国当油贩,后来南来新加坡沿户贩布为生。

陈旭年与苏丹阿布峇卡一家人很熟,而与苏丹阿布峇卡交情甚笃,两人结拜为兄弟,当时苏丹阿布峇卡还曾与陈旭年一起到广州。

“传说,柔佛古庙的开幕,是阿布峇卡以踢门的方式主持,但这个说法至今无从证实。”

唯一华裔苏丹后意义大

柔州唯一拥有华裔血统的苏丹后──法蒂玛!

现任苏丹依布拉欣以于今年成立“苏丹后法蒂玛基金”时,公开承认柔佛王室确实是有一名华裔苏丹后,意义重大。

据了解,过去官方文献,一直没有明文列出,苏丹后法蒂玛是广东女子黄亚娇,唯一直以来,民间和半官方的资料,都已默认这一点。

直到今年4月26日,依布拉欣殿下出席“庆祝柔佛苏丹加冕大典与华社交流宴”时,发表御词指苏丹阿布峇卡有一名华裔妻子,后来被封为柔州苏丹后法蒂玛,证实了法蒂玛的华裔身份。

吴华说,这算是柔佛王室第一次公开柔佛王室与华裔的一段渊源,显见现任苏丹非常开明,且具有怀恋祖辈的精神。

文史记载,苏丹阿布峇卡是于1883年到访中国时,与黄亚娇相识,1885年入宫,是苏丹阿布峇卡的第三位夫人,1886年则封为苏丹后。

据悉,苏丹阿布峇卡于1887年册封麻坡为香妃城(Bandar Maharani),正是为了宠幸苏丹后法蒂玛。

也有坊间传闻,黄亚娇与当年建筑承包商黄亚福同是粤藉人士,相信有近亲关系,因此黄亚福深受苏丹阿布峇卡信任,将多项大型建筑计划交予黄亚福承包,如苏丹阿布峇卡清真寺、大皇宫和新山监狱等。

承认义兴帮不容另划帮派

1890年,英国殖民地政府施加压力,要苏丹阿布峇卡解散义兴公司,但为殿下拒绝,并声称义兴公司是受他承认的组织,直至1919年,义兴公司被令解散。

安焕然阐述,阿布峇卡当时承认义兴帮的地位,不容许另再划分其他帮派,避免发生帮派械斗纠纷,这也是当时英国殖民地政府不能以帮派纠纷当作借口,来吞噬柔佛的内政主权。

“柔佛是最后一个被英国殖民地,吞噬内政实权的州属。”

直至1914年,柔佛正式接受英国保护,并与吉兰丹、丁加奴、吉打、玻璃市组成马来属邦。1917年,柔佛港主制度废除,2年后(1919年),义兴公司则被令解散。

苏丹道出柔古庙兴建年份

柔佛苏丹依布拉欣一段话,填补了柔佛古庙建于何时的历史空白,为新山华社上了宝贵的历史一课。

象征着新山华社五帮共和精神的柔佛古庙一直没有一个准确的兴建年份,有人说是在1870年间,也有人说是在更早的1818年间。

新山文史工作者舒庆祥指出,由于缺少历史记载,众人只能根据牌匾及古钟上记载的年份,推敲柔佛古庙建于何时。

他提及,殿下于今年4月26日出席御宴时发表御词中,曾提到一段有关柔佛古庙的历史。

“殿下说,苏丹阿布峇卡对华族的信任,不仅是在经济发展方面,也包括政治与政务。当时两位华族领袖,即陈旭年与佘泰兴就担任港主为苏丹提呈建议,殿下心存感激,为华社提供一片地段兴建庙宇,也就是今日的柔佛古庙。”

他说,苏丹殿下谈及柔佛古庙这一段谈话,非常有意义,因这段话就填补了柔佛古庙一段历史空白,即柔佛古庙的地段是由苏丹阿布峇卡拨出,苏丹阿布峇卡是于1966年登基,殿下的御词,加强了柔佛古庙是兴建于1870至1875年间的论点。

赞!大马华人必看!【柔苏丹竟对华社做过...】太感人了!华人看了都服了陛下!